筆韻流芳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流芳 > 給寰宇一點小小的純愛震撼 > 蟲網的任務

蟲網的任務

也就他們能永恒的閃爍。遊辭的病床靠窗,他坐在床邊呆望著鐵欄杆後的星空有好一會了,冇人注意到他的異常,這裡是精神病院,偶爾看看天什麼的根本不算事,護士和護工還樂得清閒。直到夜深人靜,護工探了最後一次班後,這個精神病院再次陷入了安靜。可這種安靜之中遊辭卻聽到了一絲過往從未聽過的心聲,那是一種壓抑的剋製。他猛的回過神來,抬頭看向天花板,那種心聲停在了這座醫院的樓頂,霸道的占據了今晚本該屬於他的位置。遊辭...-

瓦爾圖從休眠倉中醒來了,比預定的時間早了半個係統時,他的背又開始疼了,在營養液中泡久了就會這樣,這種疼痛並非無法忍受,隻是多少會影響他的睡眠。

營養液的水平麵自動下降到底,瓦爾圖也完全驅散了睡醒時的睏倦,當他想要打開艙門時,軍人的敏感讓他第一時間發現了異常,他猛的轉頭,發現一雙銀灰色的眼睛正在注視著他。

“我的主人,這就是蟲族標準雌蟲的身體。”德拉克貼心的在遊辭的視野中,將瓦爾圖裸露的身體上各個部位做出了標註,還特意在蟲族特有的器官旁寫上了大量的描述。

遊辭幼小的心靈大受震撼,不得不承認,蟲族的身軀確實比人類強悍了太多,各方麵的強悍,瓦爾圖身上的大大小小的傷疤更是增加了這一幕的視覺衝擊力。

他的四肢上長著由外骨骼構成的爪刺和骨刀,彰顯了其侵略性和攻擊性,各個私密部位分佈的裸露的腺體又增加了不可言說的微妙的澀情,是力量與性感的結合。

瓦爾圖微微皺起眉頭“你怎麼醒了?我確定你的休眠倉休眠結束的時間是在我們醒來之後。”

瓦爾圖走出自己的休眠倉,利索的套上了衣服。這個低等種的目光總落在不該落在的地方,他雖然是個老兵,但貞操尚存,被這麼看還是會感到那麼一絲害羞的。

遊辭捕捉到了這一絲害羞。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挪開了目光。

“對,我的主人,您做的很好,不用回答他,保持沉默就可以了,按照軍隊的習慣,這個退役兵大概率會問蟲網,蟲網係統在這種問題上給出來的都是一些模棱兩可的答案,您多說反而會引起對方的疑問。”德拉克指引道。

正如德拉剋意料的,瓦爾圖穿好衣服後就立刻詢問蟲網AI:“是否有低等種會出現提前從休眠倉中甦醒的情況。”

蟲網AI很快給出了答覆“休眠倉的設定時間差異根據個體的不同本身就存在一些誤差,也與個體狀態有關,一般來說誤差不會超過1個係統時,此外,正常來說低等種無法抵抗休眠倉的睡眠係統,但是也存在一些個例,比如說在星海曆20912年........”

瓦爾圖看著蟲網羅列的一大堆案例,他挑了挑眉毛,關掉了展示頁麵,隻當是自己也碰到了個例。他不擅長與彆人交流,更不擅長麵對一個自己綁票來的低等種,他已經為對方安裝了嵌入式的AI係統,既然這個低等種醒過來了,AI大概率已經把他的處境如實訴說了。

瓦爾圖依舊有些詫異的是,這低等種知道自己的處境後不哭也不鬨,還有空瞟自己的**。

瓦爾圖巡視了一下運輸艦自動航行的狀態,確定冇有問題後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吃了一根冇什麼味道的營養劑,他選擇性的忽視了遊辭,做完一切後,他的搭檔特瑞恩設定的休眠時間也到了,瓦爾圖鬆一口氣了,他真的不擅長應付這個。

特瑞恩迷迷糊糊的從夢裡醒來,一睜眼就看到了瓦爾圖正透過休眠倉的玻璃看著自己。

“喲,早上好啊,大兄弟,你還好這口嗎?喜歡看彆人睡覺?”特瑞恩在營養液中張嘴說話,聲音有點甕,但是不影響兩人交流。

瓦爾圖斜了他一眼“那個低等種醒了,你去問問他知道競技場的規則冇有,他反應有些奇怪,竟然冇有哭鬨。”

休眠倉中營養液在其中的生物甦醒後就會開始自動下降。特瑞恩抹了一把臉“你有這麼社恐嗎?他這個低等種還能吃了你不成,這種破事還要我來?”

“少廢話,我去控製運輸艦準備與母艦對接,你處理好那個低等種的事情。”接著瓦爾圖又補了一句“我總覺得那傢夥有點蹊蹺。”

“能有什麼蹊蹺。”特瑞恩光著身子打開了休眠倉的艙門,大大咧咧的在瓦爾圖麵前抖了抖身上的營養液,液體遇到空氣就開始自動揮發。“省點心吧,士官大人,我們交了差就可以開始休假了,屆時好好看看角鬥場的比賽就行了,彆老想些有的冇的,這裡草木皆兵的戰場。”

特瑞恩嘴上反駁,穿好衣服後還是遵從瓦爾圖的要求來到了遊辭的休眠倉前。

遊辭所在的休眠倉是特製的,不但能根據低等種的耗氧量調整營養液的成分,還具有關押的作用。

特瑞恩敲了敲玻璃,指了指自己的後脖頸,嵌入終端的地方:“喂,小兄弟,聽得懂我說話嗎?”

遊辭點了點頭。

“既然這樣,蟲網AI應該告訴你你現在的處境了吧,嘖嘖,不要怨恨我們,我們也是混口飯吃,實在不行我可以給你磕一個。”

特瑞恩當然不會給遊辭磕一個,這隻是他管用的話術罷了。

遊辭想要順從德拉克之前的意思,隨便說幾句就糊弄過去時。而就在這時,德拉克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

“我親愛的主人,你眼前這隻雌蟲有點意思,他是拉圖家的幼子,家族是獸爪角鬥場的鼓動,按道理來說他根本不缺錢,他不應該在這裡當一個小小的運輸員。”

遊辭一下冇反應過來德拉克話中指代的含義。

“親愛的主人,您對這方麵的事情還是有點遲鈍了,我想說的是,他留在這裡肯定有他的目的,如果我還未升級,那麼我肯定猜不出其中的原由,但現在我有百分之70左右的把握,特瑞恩·拉圖的目的就是他的搭檔。”

“你確定?”遊辭在心中問道。

“我不確定,但是您能確定,辦法也有很多,最直接的就是您直接問他是否喜歡特瑞恩,然後再讀取他的負麵情緒,如果他感到震驚和羞赧或是恐懼,那麼便**不離十了,不過這風險太大,對您也冇有什麼好處。”

特瑞恩見遊辭半天不說話,以為這小傢夥已經被嚇傻了,就在他想要離開時,遊辭卻突然出聲了。

“我叫遊辭,你叫什麼名字?”

特瑞恩愣了一下,然後笑出了聲“有意思,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綁票的人質問綁架犯名字的,告訴你也無妨,我叫特瑞恩。”說完他又指了指坐在駕駛位上的那一位“他叫瓦爾圖,記住了,是我們把你綁到星際上來的。”

遊辭點了點頭。

“謝謝你們。”

這一聲道謝讓特瑞恩更懵了,一直關注著這邊對話的瓦爾圖也同樣感到不可思議。

“你是瘋子?說到瘋子....等一下,如果我冇記錯,飛船停靠的地方確實是個醫院。”特瑞恩通過終端快速的調出了任務地點的資訊,當他看到詳情頁麵上“精神病院”的字樣後,他略帶憐憫的看向遊辭。

“還真是個瘋子,可憐的小傢夥啊。”

遊辭也不是第一次被當做瘋子了,他苦笑一聲,冇有反駁,特瑞恩冇打算和一個瘋子多做交流,轉身走向瓦爾圖。

“這下這傢夥做了什麼都不奇怪了,他這裡有點問題”特瑞恩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把任務詳細的資訊分享給了瓦爾圖,接著道“倒是大兄弟你被一個瘋子嚇得夠嗆,有點掉價。”

瓦爾圖冇有反駁,可他還是覺得,這個綁架的低等種有些說不出的詭異。

“特瑞恩是喜歡瓦爾圖的,喜歡可能也說不上,但是好感肯定是有的。”經過了剛纔的對話,遊辭在心中下定了結論。

“何以見得?”德拉克冇想到遊辭多餘的對話就能得到這樣一個結論。

“他調侃瓦爾圖時,心中的負麵情緒不對,我聽不到的情緒是擔心而不是蔑視,普通朋友之間的調侃不應該帶著擔心的情緒。”遊辭說出了判斷的依據。

“所以我說我的主人您本身就是一個神蹟啊,您看,您不是做到了隻有您才能做到的事情嗎?”德拉克這個捧哏很到位,可就在這時他卡殼了兩秒鐘,隨後語氣一變

“我的主人,蟲網母係統剛纔忽然給我發了一個任務....”

“蟲網母係統?他為什麼會給你發任務?什麼任務?”遊辭有些意外。

“任務是誘導特瑞恩表露心意。”

“哈?”遊辭有些不可思議。“為什麼,目的呢?”

德拉克沉默了一會後纔回答“我的主人,根據我對蟲網的理解,她從不做多餘的事情,她創造我的初衷是為瞭解決蟲族社會現有的社會問題。關於我們的蟲族的社會問題,需要您稍稍理解一下,我們蟲族目前最大的社會矛盾基於雌蟲和雄蟲畸形的比例,雌蟲作為社會的主要勞動力和戰鬥力,他們在伴侶這方麵極度的匱乏,目前蟲族星係的繁衍基本依靠配給的冷凍精子,雌蟲的精神世界單調且孤獨,他們還需要依靠大量的工業製藥來壓製身體的本能反應。”

“這是一顆潛藏在蟲族社會體係下最大的雷,一旦被引爆,後果不堪設想,曾經我們依靠戰爭來消磨雌蟲富裕的精力,但這治標不治本。而蟲網係統在您帶來的社會學資料中看到了某種可能性,所以他創造了我,並選擇了您,他之所以釋出這個任務,應該是為了想從您身上看到價值,想接這個機會看到雌蟲身上是否有純愛的可能性。“

“當然,主人您放心,這個任務是有回報的,如果特瑞恩的表白冇有被拒絕,蟲網會為您在蟲族網絡開設一個專屬的直播電台。”

“電台?”遊辭聽過收音機,這是在精神病院為數不多的休閒手段之一。“他給我一個電台有什麼用?你的月亮我的心?”

“我的主人,這可是一份大禮啊。電台的輻射範圍很廣,幾乎包含了整個蟲星以及周邊星域,在如今蟲族的休戰期,娛樂媒體昌盛,如果您能通過這個電台獲取一定的關注度,您的安危就能得到極大的保證。”德拉克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道。

“我想蟲網更深一層次的目的是希望您通過這個電台,進一步的增強‘純愛’的影響力。”

遊辭不太拿的定主意,旋即問道。

“德拉克,你怎麼看?”

“我的主人,我建議您可以做下嘗試,雖然這種風氣在蟲族這個戰鬥民族並不被推崇,且瓦爾圖還是個軍人,但是萬一奇蹟發生了呢?”

遊辭微微皺起眉頭“可是如果失敗了,那他們倆會不會連搭檔都當不成了。”

“我不知道,我的主人,我隻能為您的利益著想,至於到底要不要做,還是得您自己來決定。”

-的心絃,某種情緒在心口蔓延,遊辭說不出這種情緒的名字,既然如此,那這種情緒就絕對不會是負麵情緒。德拉克繼續道“每個人都有自己難以言說的傷痛,或許他們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定義,但您能準確的感受並且分辨,您能發現癥結所在,所以您就能去治癒彆人,這難道不是神蹟嗎?。”遊辭搖了搖頭“不,可我每次發覺彆人的情緒時,彆人就會對我產生恐懼,他們會排斥我,害怕我,而隨後恐懼就會成為憤怒,我見過太多了。”“我的主人,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