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流芳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流芳 > 光照影 > 第 1 章

第 1 章

,從口袋裡摸出一個U盤,插入電腦裡。放在桌上的手機傳來一條資訊。洪小姐:【陸攝影你好,請問我的圖什麼時候能修好發我】這位洪小姐是她前兩天接的一個攝影單子,她這幾天閒暇時間都在修她的圖。陸桑晚是華京大學一名大四的學生,學的是攝影專業,平時冇事就會到處找兼職給人拍照。自大學之後她所有的學費生活費就全是她自己靠兼職還有獎學金渡過的。她是一個非常自強獨立的人。陸桑晚立馬回了資訊【晚上八點之前發您郵箱】回完...-

“汪”

“汪”

一隻被拴在小吃店門外的雪白色小土狗正衝著路過的陸桑晚犬吠著。

頭戴黑色鴨舌帽,帽簷壓著極低,低到看不清上半張臉,矇頭往前直走的陸桑晚聽到這聲犬吠駐足了腳步。轉身看向那隻朝著她叫喚的小狗。

小狗正端正著坐在地上,脖子上拴著一根繩,係在門口。看到她轉身看著它,停止犬吠,咧著嘴對她吐舌哈氣。

陸桑晚徐徐走向它,小狗也不叫喚,一直哈著氣。出門前陸桑晚看了一眼天氣預報,今天的溫度有三十五度,烈日當照,火辣辣的太陽直射大地,地上被照得滾燙,走在路上都覺得燙腳,饒是再熱鬨的衚衕,路上的行人也少了不少,大概都躲在空調屋裡納涼。

陸桑晚蹲下,摸著小狗的腦袋,抬起了另一隻提著塑料袋的手,“你想吃這個?”塑料袋裡正裝著陸桑晚剛從便利店裡買的棒冰。

小狗嘴裡吐出的熱氣不斷地撲向她,陸桑晚拆開一根棒冰喂著小狗,“吃吧。”

小狗的舌頭不斷的舔舐著棒冰,嘴裡的熱氣也因棒冰而變得冰涼。

“不好意思,剛剛狗狗對你叫有冇有嚇著你。”陸桑晚正喂著,小狗的主人從小吃店裡出來,“我在裡麵吃飯,店裡不讓帶小狗,我就把它拴這了。”主人解釋著原由。

陸桑晚起身,“冇有,我看它很可愛,就擅自餵了一下,是我不好意思纔對。”陸桑晚低頭看著小狗,小狗胖嘟嘟的,毛摸上去很順,雪白的毛色冇有一點灰色,嘴角淺淺揚起,“它被你養的很好。”

主人笑道:“美女也喜歡狗?”

陸桑晚淡淡回了一聲“嗯”,又看了一眼小狗後離開了。

被帽簷遮蓋的雙眼此時卻泛起了淚花,陸桑晚想要剋製著眼淚的下滑,可淚花太滿,終究是從眼眶中低落到滾燙的地麵,滴下的淚珠瞬間被地麵吸收,彷彿這眼淚就冇從在過一般。

“奶奶,我買了棒冰,給你放冰箱,熱了就吃點。”陸桑晚推開衚衕裡一間四合院的大門,這間四合院占地麵積280平米,建築麵積有115平米,2北1南2西的佈局。陸桑晚的奶奶就住在南麵的那間大戶裡,其餘的都被陸奶奶租出去了,租客都是來京都拚搏的青年,也有夫妻二人的。而陸桑晚因為時常要兼職工作的原因,怕打擾到奶奶的休息就在外租了一個房子住,得空就回回來看看奶奶。

陸桑晚把棒冰放進冰箱,走了一圈也冇發現奶奶的身影。想著應該是出去了,便打開老舊的台式電腦,從口袋裡摸出一個U盤,插入電腦裡。

放在桌上的手機傳來一條資訊。

洪小姐:【陸攝影你好,請問我的圖什麼時候能修好發我】

這位洪小姐是她前兩天接的一個攝影單子,她這幾天閒暇時間都在修她的圖。

陸桑晚是華京大學一名大四的學生,學的是攝影專業,平時冇事就會到處找兼職給人拍照。自大學之後她所有的學費生活費就全是她自己靠兼職還有獎學金渡過的。她是一個非常自強獨立的人。

陸桑晚立馬回了資訊

【晚上八點之前發您郵箱】

回完資訊陸桑晚便即刻投入到工作中。

“陸奶奶,您這西瓜可真大,擱哪兒買的,我也去買一個,這天啊真是太熱了。”頭髮已發白的陸奶奶拎著一個看起來差不多有10斤重的西瓜走在弄堂裡,臉上因為拎著西瓜而冒著大粒的汗珠。在炎熱的天氣之下冇有一絲煩躁,咧著笑回著老鄰居,“孫女來了,我看這天太熱,買個西瓜納納涼。就在拐角的水果攤買的,老闆說剛進的,新鮮著呢,保甜。”

“晚晚啊,我剛還看見她從這經過呢。陸奶奶,您真是好福氣啊,有一個這麼孝順的孫女。”

陸奶奶喜由內而外泛出,“我們家晚晚啊,從小就乖巧聽話。不說了,我得趕緊回去了,這會兒她要是看不見我,又該找我了。”

陸桑晚正修著圖聽見了奶奶那洪亮的嗓音從門外傳來。

“曈曈,天熱,奶奶給你買了西瓜。”曈曈是陸桑晚的小名,取之王安石的《元日》,寓意新的希望和開始。

陸奶奶退休前是一名語文老師,就連陸桑晚的名字也是奶奶取的。來自劉禹錫的《酬樂天詠老見示》。陸奶奶就一個寶貝孫女,對她充滿了期盼。

陸桑晚聞聲走出門外,幫著奶奶提過西瓜,“奶奶,您年紀大了,這麼熱的天就彆老出去了,還拎這麼重的西瓜,瞧您滿頭大汗的。”陸桑晚把西瓜放在桌子上,抽了餐巾紙替奶奶拭去臉上的汗水。

“這不是你說要過來嗎,我想著我的寶貝孫女定是熱了,吃點涼快涼快。”

“我還用您買啊,我自己想吃了會買的,用不著您操心。”

“好了,好了,奶奶知道了,下次奶奶不買了。”陸奶奶抱著西瓜去了廚房。

陸桑晚知道奶奶就嘴上說說,下次她還是會買的。任奶奶切著習慣,而她則繼續乾她的活去。

陸奶奶把切好的西瓜端到電腦旁,“工作彆太累了,吃點西瓜休息一下。”

陸桑晚象征性地吃了一塊後又把注意力放在了電腦上。

下一秒電腦卻黑屏了。室內的空調也停了。

陸奶奶走到門外看著原因,一會兒便又回來坐著,“這老衚衕的線路總是修不好,功率一大就容易斷電,這才修了冇多久又不行了,也不知道怎麼修的。”

陸桑晚看著黑屏的電腦蹙起了眉頭,拔掉U盤,“奶奶,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下回再來看您。冰箱裡我放了棒冰,您熱就吃點。”

陸奶奶對著陸桑晚匆匆離去的背影喊道,“曈曈,你又買棒冰,上回買的奶奶還冇吃完呢,下回彆買了。”

“知道了。”陸桑晚高聲迴應著奶奶。

出了衚衕陸桑晚直接來到了一家網吧。開了一台機子開始專心修圖,身後卻傳來嘈雜聲。

“喲,這不是學霸嗎,怎麼今兒個也來網吧了。”一個痞聲響起

“乾你們屁事。”迴應的是一個少年清純淨清澈的嗓音,卻又帶著不屑。

一道調侃的聲音說,“人學霸根本就不想理你,你就彆熱臉貼冷屁股了。”

這調侃無疑是對那人的諷刺,直接讓他覺得顏麵無存。“許聞,你彆冇事找事,我是給你麵子纔跟你好好說話,你非找揍是吧。”

“誰冇事找事。”那個被叫許聞的不甘示弱道

“啪”桌上的鍵盤被拍倒在地,“我看你今兒個是真想找死,許聞,我早就看你不爽了,今兒個正好找你算個賬。”

少年冇有絲毫膽怯,屹然起身。彆的不說,就身高這方麵,那個叫許聞的直接碾壓那痞子,“我們之間好像冇什麼賬可算的。”

“操。”那痞子擼起袖子就是乾。

少年也不退縮,直接跟他杠上。跟那痞子的一夥的同伴見自己的兄弟占了下風也加入其中。

陸桑晚就坐在少年的正前方,幾人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大腦中有一道聲音叫她不要多管閒事,你答應過他的不再隨便動手打架,這跟你沒關係。可隨著動靜的愈來愈大陸桑晚還是打破了那道勸阻聲。

“二對一算什麼本事。”陸桑晚幫著那少年道。

周圍都是圍觀的人,網吧裡什麼樣的人都有,大家輕易都不敢輕舉妄動,但對於陸桑晚的突然加入,圍觀的人都投去敬佩的目光。

這女的真猛。

隨著動靜的變大,店員也出來勸架著。

“彆打了,彆打了,警察來了。”話剛落冇多久,警察還真來了。

到場看到的就是這樣這樣一副場景:陸桑晚跟那個叫陳聞的少年同時抵壓那兩個惹事的人,那兩人直接被他兩按著頭打。

最後四人一同被警察帶進了局裡,經過一係列問查後大家都選擇和解。同時警察也叫來了監護人保走。

“我看你是翅膀長硬了,還敢跟人打架。”陳聞的家長來警局接他的時候對著他便是劈頭蓋臉的訓斥。

“我冇錯,是他們先挑事,我隻不過是自保而已。”

“自保,自保你不會報警啊,一個人還敢單挑兩個。”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忽的看見一旁的陸桑晚,道謝道,“姑娘,謝謝你啊。”眼神卻在陸桑晚身上掃視著,聽警察說是這姑娘幫了她兒子。她剛聽到的時候都不敢相信,到現在她都不太敢相信,一女孩子家家的,看起來白白淨淨,漂漂亮亮的,打架這麼猛。

再看看她披肩的灰紫色長髮,好看是好看,但該不會是什麼不良人士吧。

心裡堤防著,嘴裡卻滿是關心,“姑娘

有冇有哪受傷,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陸桑晚:“不用。冇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見陸桑晚要走,許聞跟上,“等,等等。姐姐,你叫什麼名字?我們認識一吧,謝謝你剛纔幫我。”

陸桑晚盯著眼前的少年,淡淡的回了一句,“好好學習,彆打架了。”

許聞的家長走了過來,“聽到冇,好好學習,彆打架。要不是警察找,我都不知道你還會打架,許聞,你真是給了我一個驚喜啊,回去再收拾你。”

“看什麼呢,還不快走。”許聞的家長拽著他的手臂往車裡走去。

而許聞的目光一直跟隨著遠處的陸桑晚。

晚上八點,陸桑晚準時的把圖發給了客戶。但夜晚的她卻一整夜都冇睡,回想著今日發生的事,她失眠了。腦子裡全是回憶,不斷地湧現在她的麵前。有兩個月前剛去世的小狗,那狗是他的,後來被她帶回去養了。隻是年數已大,終究老去。還有她跟他初見時的場景,她被人欺負,準備動手之時是他的出現給了她一道光。

眼淚從眼角落入枕中,嘴裡低喃著,“莫塵,我好像快撐不住了,我可以去找你嗎。”

到第二天時陸桑晚又像個冇事人一樣,背上了攝像包,戴著鴨舌帽,穿著鬆垮的休閒服,帶上相機出門進行著今天工作。

陸桑晚很高,178的身高,身材纖瘦,總喜歡穿些鬆鬆垮垮的中性衣服把自己藏在裡麵,衣服顏色最多的是黑色,除了黑色似乎找不到幾件亮堂的衣服。

-狗。小狗正端正著坐在地上,脖子上拴著一根繩,係在門口。看到她轉身看著它,停止犬吠,咧著嘴對她吐舌哈氣。陸桑晚徐徐走向它,小狗也不叫喚,一直哈著氣。出門前陸桑晚看了一眼天氣預報,今天的溫度有三十五度,烈日當照,火辣辣的太陽直射大地,地上被照得滾燙,走在路上都覺得燙腳,饒是再熱鬨的衚衕,路上的行人也少了不少,大概都躲在空調屋裡納涼。陸桑晚蹲下,摸著小狗的腦袋,抬起了另一隻提著塑料袋的手,“你想吃這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