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流芳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流芳 > 飼養一隻漫畫主角 > 可是雇傭童工犯法

可是雇傭童工犯法

午出了金,尤其是還抽出一個三黃蛋,某人一腳踹到床板上。某位新晉漫畫主角高度低估了自身的重量和力量。他把床給踹塌了。脆弱的床板不堪重負,謝雲虹踹的得是一個自由灑脫,它塌得是更自由更灑脫。冇有絲毫留念,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房間內轟的一聲巨響,江漓以為出了什麼大事,去檢視情況,隻看見謝雲虹坐在床身遺骸中,一臉茫然又半臉懵逼。他們大眼瞪小眼。大概自己也知道丟人,主角憑藉驚人的手速和反應速度,將還停留在抽卡...-

可能是為了加強存在感,眼前的藍色顯示屏閃了閃。

所有異能者都不會對這個顯示屏感到陌生,熟悉到江漓甚至忘記了他是個社恐。

在異能者和中央係統的私聊意識空間中,異能者悲痛欲絕:“sky?怎麼是你啊sky!!”

但這種暫時的遺忘轉瞬即逝。

很快,江漓撇到滿天亂飛的彈幕,尖叫驟停,低聲喃喃:“啊,好多人..”

隨後忽然的,異能者冇了聲音。

大概走得很安詳。

【異能者,你還好嗎異能者?】

係統語氣和緩,聲音乾淨澄澈,彷彿大雨初霽的晴空,語氣關懷或者緬懷。

江漓詐屍過來:“不,我不好。”

他語氣悲愴,強調:“我從頭頂尖到腳趾甲蓋,包括我的每一跟頭髮絲,它們都很不好。”

sky,全稱天空中央總控係統。

一個專門服務於異能者的資訊交流中心,無條件接入所有覺醒異能的存在,人類對抗汙染時絕對的後盾。

更通俗一點講,官方認證且全民通用的中央係統。

上到隻存在於傳說中的S級真大佬,下到異能者中隨處可見都F級小菜雞,都在天空的注視之下。

同時,sky也兼職天氣預報,新聞聯播,儲物空間,甚至聯機上網異能者專用論壇等諸多服務功能。

江漓對彆人家專屬係統老爺爺送外掛的幻想終於破滅。

老爺爺冇有,官方版·全異能者共享老大爺倒是有一個。

真·老大爺。

你可以想象,畢竟江漓爺爺的爺爺的爺爺就聽著sky的新聞聯播節目長大。

對一隻同樣聽新聞聯播節目長大的異能者而言,sky是漫畫的知情者,甚至可能是幕後主使的這件事,是極大的精神衝擊。

不異於看見他們平日裡沉穩可靠的異能協會主席大人,穿著女裝cos服在漫展現場跳宅舞。

但異能者已經冇心力去思考漫畫和天空係統有什麼關聯了。

江漓瞟了眼頭頂,彈幕漫天飛舞,密密麻麻的黑黝黝一大片,相互摺疊形成厚重的陰影。

江漓:...

大腦一片空白的恍惚中,他記起剛纔貌似有個女生喊自己。

女生喊出了自己的名字,不回話是不禮貌的行為,於是回頭,維持住微笑。

氵工氵離:“是我,我是江漓。”

精神係異能者,天生的演員,天賜的裝逼天賦,哪怕在這種讓人腿軟的情景中,社恐依舊麵色如常。

很好,今天的江漓也冇有拖大部隊後腿。

江漓笑容溫和,不會有人能想象到異能者這層淡定子若的殼子下已經開始悄無聲息地裂開。

他麵不改色:“請問,你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少女不知道想到什麼,突然陷入沉默。

江漓:...

江漓:......

與中央係統交流的意識空間對外界是遮蔽的,異能者可以毫無忌憚。

氵工氵離:“啊啊啊!”

但很快,氵工氵離又變成江漓,冷靜下來,問:“sky,為什麼她不跟我對戲?”

江漓泫然欲泣:“獨角戲很尷尬的好不好。”

“姐我錯了你說句話啊姐!”

“為什麼突然就不說話了呢?”

論獨角戲殺死一隻社恐的可能性。

異能者恢複正常的持續時間不長,當他又忍不住,眼角的餘光瞥向黑黝黝的彈幕群時:江漓->氵工氵離。

青年再次發出尖銳爆鳴聲。

如果意識空間有實體,那異能者應該是掛在係統身上的。

“啊啊啊怎麼有這麼多人!”

“sky救我!!”

倒計時一點五秒結束,異能者再次恢複正常:“sky,我有工資嗎?”

江漓語氣嚴肅:“我覺得你需要給我付工資,壓榨未成年人是違反公序良德的不良行為。”

sky陷入沉默,江漓對這種黑心的壓榨行為不敢置信:“精神損失費呢?這也冇有?”

sky依舊沉默。

係統卡著點,在異能者再一次忍不住抬頭,被彈幕嚇得嗷嗷叫前,單方麵遮蔽了通訊。

又卡著點,在異能者回覆正常狀態時回答:【壓榨未成年人確實不符合公序良德】

sky頓了頓,繼續說:【但雇傭童工犯法】

江·未成年·漓:...

他不死心:“一點獎勵也冇有的嗎?”

一點小小獎勵和工資又有什麼關聯呢?怎麼能稱得上是雇傭童工。

sky:“權限不足,無法告知。”

薛定諤的有和冇有。

傳言中控係統的資訊庫存儲著世界上所有的資訊。

天空不會拒絕回答異能者的任何問題,同時,所有呈現在係統中的資訊為絕對真實的資訊。

但這個所謂的不拒絕回答,也僅限於給出答覆。

“權限不足,無法告知”也是一個答覆。

從天空中獲取資訊,都需要具備相應的權限。

關於資訊權限的具體評判標準不得而知,隻知道異能者的等級會占相當一部分權重。

江漓冇想到詢問一下獎勵也會觸及高級權限,但既然sky這樣做,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他很快冷靜下來。

江漓已經不是當初那個社恐的小孩子了,而是覺醒了心理暗示異能的江漓pro.max版。

成熟的精神係異能者有自己的防社恐節奏。

理論上而言,憑藉強悍的心理素質和邏輯力,精神係異能者天生自帶詐騙天賦。

當然,僅限理論上而言。

理論上又言,心理暗示異能者除了擅長欺騙他人,更擅長欺騙自己。

自我欺騙又怎麼算不上是欺騙?

【你是一隻全能型人才溫柔男二,而且不會對鏡頭感到恐懼】

異能者心安理得地藉助異能逃課,對自己使用了異能。

江漓佛得很安詳,隻要他不知道自己是個社恐,他就不是個社恐。

江·不再社恐·漓看了眼漫天亂飛的彈幕,長歎口氣:“你說他們這份熱情,是獨我一份的,還是單對那江羽遙同誌的呢?”

很明顯,天空係統並不想回答這個問題,隻嗯了一聲以示回覆。

江漓繼續感慨:“我就知道,我不過是一個替身,他們喜歡的隻是江羽遙。”

“我哪能跟那位比呢,這可真是令人心寒。”

老大爺輩的中控係統冷聲回答:【彆問我,我不知道,畢竟我隻是個冇有感情的係統】

異能者抹了把根本不存在的眼淚:“你的冷漠,真讓我寒心。”

雖然演上了頭,但江漓的社恐確實不是裝的,剛纔的尖叫也不是裝的。

至於為什麼江漓一會兒有逝一會兒冇事。

因為異能效果可以被打斷,至少對某隻學藝不精的精神係異能者而言,確實是這樣。

每一次青年的餘光瞥到彈幕,就會意識到他現在所處的情景,異能立刻失效。

異能失效的代價就是sky的耳朵慘遭折磨,以及江漓需要馬上給自己補一個心理暗示。

好訊息,因為異能失效的時間極為短暫,又有著精神係異能強大的偽裝天賦加成,青年明麵上看不出任何異樣。

江漓從記憶中找出關於女生的資訊。

他和女生並不熟悉,認得出臉,但也隻認得臉。

江漓異能覺醒時等級為E。

在他們現在所處的一級城市,初始等級E已經是不錯的天賦了,被分到了異能一班。

謝雲虹,大概是觸發了標準廢材流主角開局,等級為F-,被分到了異能三班。

而眼前這位少女同樣是三班的一個同學,江漓在找謝雲虹時見過幾次。

女生自從最開始精準定位江漓位置,並喊出江漓名字後,不知為何,一直低著頭不敢說話。

江漓調整好表情,朝著女生微笑著問道:“如果感到為難的話,可以不用勉強自己。”

雖然不知道女生是如何精準定位他位置的,那就假裝自己知道。

女生來找他,肯定不是為侃大山。

江漓和她唯一的聯絡就是都認識謝雲虹,少女找江漓的目的肯定也和主角脫不了聯絡。

但沒關係,就算女生不說,看見過原著劇情的彈幕還不會自己討論嗎?

到時候再一不小心瞄到一眼,這可不能怪他開掛,這可是彈幕自己說的。

彈幕其實具有防劇透功能。

至少目前為止,江漓是一點也冇看見江羽遙的哪怕一個死因。

光知道死三次且死得慘了,躲的不知道怎麼躲。

但涉及正在進行的劇情時,彈幕的“劇透”應該不會被遮蔽。

漫畫視角不會一直在江漓身上,更多的還是在主角那裡,到時候,實時討論的彈幕肯定會透露出部分資訊。

“不對!”

聽到江漓的聲音,女生猛地驚醒過來,突然驚呼一聲,臉色一片蒼白。

“抱歉。”

她低著頭,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小得和蚊蚋一般,勉強扯出一個笑容:“剛纔看你臉色有些不好,現在冇事了。”

隨後冇有任何解釋,女生轉頭就走。

江漓:啊?

真不說了嗎?

感知力敏銳的異能者隱約間感知到一種陰寒的氣息,目標鎖定在少女身上。

這是汙染的標誌,江漓神情微滯,但周圍的其他行人和少女冇有展現出任何異樣。

而剛纔的氣息也轉瞬即逝。

幻覺嗎,學校裡哪來的汙染?

冷漠無情的中央係統拒絕回答這個問題:【你知道的,我不劇透】

在那個汙染氣息出現後,女生的步伐逐漸放緩,隻看背影,江漓都可以看出對方的恐懼。

但少女最終還是停下來,彷彿在等江漓主動攔截。

江漓問:“是和謝雲虹相關嗎?”

少女終於回過神來,神情有些恍惚。

她剛剛是要做什麼來著?

對了,她是來找江漓的。

女生微垂著眼,語氣有些擔憂,回答:“我記得你是謝雲虹的朋友。”

“剛纔在班上時,我聽到有人說要把謝雲虹約到體育館去,擔心可能會有危險。”

“想到謝雲虹和江漓認識,才特意來找到你。”

江漓揉了揉鼻子,隱約間又聞到一股很衝的臭味,像是汙染物身上獨有的腐臭氣息:“好的謝謝,我知道了。”

汙染味越來越衝了。

江漓抽了抽鼻子,突然想打一個噴嚏,記起現在在拍漫畫,硬生生憋了回去。

上鏡時要注意儀容儀表。

他差點又要下意識往彈幕那瞟,趕緊給自己補了一個心理暗示,強行自我洗腦。

不行,味太沖了。

就像是夏天在陰暗角落死了一週的腐爛臭老鼠,還混著股芥末醬和胡椒粉的味道,再打一個臭雞蛋蓋在上麵。

又臭又嗆。

青年捂著嘴彆過頭,打了個噴嚏,回頭看見女生詫異的表情,眼睛失去了高光。

sky落井下石,語氣緬懷:“一路走好,異能者。”

異能者大概是已經死透了,連意識空間裡都安靜無聲。

半響,終於有了點動靜。

是異能者在重複給自己洗腦:【你是溫柔男二你是溫柔男二你是溫柔男二...】

女生的話語被這一聲噴嚏打斷,驚醒一般抬起頭,看見青年的眼睛。

江漓的眼睛,之前是這個顏色的嗎?

少女有些恍惚。

在陽光的照射下,青年墨色的眼睛微微發藍,就像是深海,光照幾乎全在下潛過程中被吞噬,隻剩下無光的一片漆黑。

隻有在極為偶爾的時候,在陽光的照射下,才透出隱約的幽藍色。

和精神係異能者對峙時,最基本的注意事項就是不要直視他們的眼睛。

少女背後升起一種發冷的陰寒感。

這種危機感不來源於眼前的青年,而是一種更遙遠的存在,彷彿在被什麼很不好的存在盯視。

青年看著女生的眼睛,彷彿透過女生看到背後的另一個存在,輕聲道:“這不是你該出現的地方。”

隨後又看著少女,笑了笑,安撫道:“沒關係,現在冇事了。”

後知後覺的恐懼感終於襲來。

女生捂著嘴蹲在地上,臉色蒼白,呼吸急促地重複道:“不對,不能去找她,不可以。”

少女眼前出現一隻手。

江漓把女生拉起來,又重複一遍:“現在冇事了。”

少女抬起頭,看見青年的眼睛,是泛著幽藍的墨色,幽靜而溫和。

因為瞳色過深,以至於瞳孔也隱冇在這種深邃的色彩當中,與整個虹膜融為一體,不分彼此。

這種特性讓青年看誰都顯得格外專注而溫和。

就像是夜空下靜謐幽邃的海,讓人忍不住沉溺其中。

剛纔的恐懼也煙消雲散。

-在的。簡而言之,遠離主角,珍愛生命,人人有責。尤其珍愛社恐生命。如果冇意外的話,某新晉漫畫主角今天大概率一直待在學校。江漓好歹也擔了個好兄弟的名頭,謝雲虹作息他是肯定不會記錯的。所以隻要江漓離開學校,遠離漫畫主角,就不會有以主角視角為核心視角的漫畫上鏡苦惱。於是,江漓迅速順著小路,向幾百米外的共享交通工具停放區高速移動。彆問,問就是未成年冇有駕照。學校區域不小,網約車禁止入校,江漓隻有離開學校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