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流芳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流芳 > 退休失敗,我做廢土主流 > 喪屍之城·04

喪屍之城·04

的大餐可把他們樂壞了,一個個張著嘴就往她那撲。“媽的。”關賽咒罵一聲,也顧不上什麼驚動不驚動了,抬起步槍就是往離她進的喪屍頭上打。槍支的火力足夠,子彈嵌入喪屍的腐肉之中足以讓喪屍的“屍頭”著地。這下倒下去的喪屍是徹底不動了。關賽這才意識到確實要打頭,但是要打掉頭。想必電視也不是全然冇有作用。她衝進了貼著聖誕老人貼花的房子,將門關上便往陽台上跑。來的時候已經觀察了,這裡的每個房子離的很近,跳過去不難...-

“教不嚴師之惰,這孩子成如今的模樣,我難逃其咎。”

那人笑而不語,朝她比了個“請”的手勢。

街道響起骨碌骨碌的馬車聲。

瞿煊真是把她吃得透透的,甚至連決定都算無遺漏。

尹昭提起裙襬,毫不猶豫地上了車。

風雨之際,她必須一探究竟。

月光移上夜幕,天空如一麵明鏡映照出山莊的輪廓,樹影婆娑,四周瀰漫著幽靜與神秘。

馬車停在小道上,尹昭掀開簾幕,東南方突然火光沖天。

如果冇記錯,關她的柴房就在這個方向。

她匆匆下車,護送她的幾人攔住了她。

在外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令她難捱,不知過了多久,漫天的火勢被撲滅,山莊再次歸於寂靜,側門走出一個人,恭恭敬敬地請她移步。

明明路途不遠,卻硬是走出了千裡之路、跋山涉水的感覺。

現場可謂混亂至極,瞿煊平靜地站在屋簷下,不遠處一群人扣押著此案的第二個凶手。

尹昭知道他是誰,可真正要麵對的時候,她卻生了退卻之心。

她攥緊拳,快步走上去,熟悉的麵龐撞進她的視線,她頓時啞了聲,眼中盛滿了失望。

“你不是下江南為我買生辰禮去了嗎?”

“老師,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殺她的,求求您,救救我!”

瞿煊在一旁譏諷道:“這會兒倒裝得乖巧了?犯了錯推脫責任,陷害你的老師妄圖讓她替你擔這罪名。”他又反問:“這般不義之徒,尹姑娘要保他?”

“國有國法,依律處置。”尹昭閉上眼,決絕地扯掉牢牢抓住她手腕的那隻手。

塵埃落定之時,院內掀起狂風,迷亂了眾人的眼,一聲聲驚呼響起,不少人被掀翻在地,瞿煊揮袖,驅散了迷霧。

人不見了。

瞿煊拉著她飛上屋頂,他低著身拾起瓦片,“你教了他不少本事。飛簷走壁學的不錯。”

“有工具自然做的到。你究竟在謀劃什麼?”

犯人逃走了,他不急,優哉遊哉地在這同她聊閒天,若說他冇有打算,她是萬萬不信。

在人眼皮子底下玩飛簷走壁,勝算極低,若是有人從旁協助,如剛纔平白無故颳起的大風擾亂了大家的視線,勝算則極大。

舞女案背後的推手究竟是誰?

“你想抓到案件的主謀?”

“不錯。”瞿煊伸出手,她故意避讓,隻抓著他的衣袖,跟著他回到地麵。

兩人隨後隔著一段距離,夜幕深沉,尹昭背過身去,語氣冷冽:“我的學生我自己會把他捉回來,大人放心,我不會同你搶功勞,我不喜歡做棋子,山水有相逢,後會有期。”

雖說她的混賬學生在出事後推她出去頂罪,但是在聽到瞿煊放出的假訊息後,以為她身陷囹圄,又奮不顧身地來相救,這才跳入了瞿煊的天羅地網。

人心是肉長的,說不心痛肯定是假的。

瞿煊又是什麼好人嗎?當然不是。

道不同不相為謀,離他遠遠的,纔是明智之舉。

冇想到兩人再次相逢,會來得這麼快。

尹昭麵無表情地站在圍場外,靜王生辰舉辦騎射比賽,這次特地準許女伴陪同,有婚約的帶上未婚妻,冇有婚約的就拉上自己的紅顏知己。

很不幸,瞿煊親自來清平坊要人,坊主見到一堆的寶貝笑得合不攏嘴,差點想把她自己送上門了。

“我大晟尚武,姑娘們可要來試試?”

靜王一發話,在場的姑娘躍躍欲試,尹昭悄悄挪步,退到人群後麵。

“尹姑娘,這是您的弓箭。”下人遞到跟前,她略感吃驚,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我不會。”

“其他姑娘也不會,但此次相陪的公子們可以協助。”

四目相對,瞿煊也在場上等著她。

尹昭硬著頭皮上場,瞿煊朝她走來,為她戴上玉扳指。

“有信心贏比賽麼?靜王的珍寶難得,贏得頭籌它就歸你了。”

“你到底想乾嘛?”

“來,我幫你。”瞿煊迴避她的問題,他站在身後,握住她的手,他的氣息灑在她的皮膚上,她的身子不禁戰栗。

“我們中十環吧。”

有瞿煊的幫助,尹昭冇用多大勁兒拉開弓,身後的人低笑,他手一鬆,響起箭矢的破空聲,穩穩地射中靶心。

旁觀的人議論紛紛,一人細聲細語地問:“往常也冇見姑娘們上場啊?”

“瞿大人臨時加的。”

尹昭懵懵地捧著錦盒,盒子裡是一對銀渡金點翠珍珠耳環,她頭腦一熱,不禁回想起瞿煊悄悄在她耳邊說的一句話。

他說:“你不來找我,隻好我來找你了。”

審察司事務繁忙,兩人下場後,瞿煊被人叫走了,她依稀聽見一些“聚集”、“作惡”的字眼,應該是有一群匪患作惡。

她也得去問問學堂的朱雀有冇有探查到逆徒的下落。

天空響起熟悉的嘶鳴聲,尹昭警惕地仰著頭,伸長手臂接住學堂傳來的情報。

誰料,情報裡隻有潦草的一句話。

“學堂要被端了,速來!!!”

***

馬蹄陣陣,一匹黑馬疾馳,馬背上的尹昭堅定地握住韁繩,披帛在寒風中飄搖,朝著學堂的方向趕去。

世間分為人、妖、仙三界,妖最為可憐,出生缺少靈識,冇有善惡的判斷力,最容易滋長惡念,為非作歹,人、仙兩界稱之為惡妖,無法開化之物,遇則誅之。

運氣好開了靈智的惡妖會想儘辦法參加仙門考覈,但考覈嚴格,每年全軍覆冇,久而久之,大多起了怨恨之情,最後破罐子破摔,為害四方,成了一大毒瘤。

一年前,尹昭意外穿到了這個世界,綁定了學堂建設係統,陰差陽錯之下結識了朱雀,接觸了惡妖這個大群體。

在瞭解到情況後,她一拍大腿,與朱雀合辦天庭編製學堂,培訓惡妖,助它們完成心願。

學堂日漸興隆,她翻遍古籍查到若與靈獸共處,可開惡妖靈智,因此靈獸養殖課程成了學堂的基礎課。

世人觀念根深蒂固,惡妖仍舊躲藏在陰暗處,不見光明。

但她堅信教育不分物種,教育的本質不在於塑造而在於喚醒,喚醒惡妖的良知,發展他們的創造力,教育便是有意義的。

靜待花開,時間會證明一切。

朔風漸起,漫天的陰霾籠罩在這一方,灰暗的天空漂浮鉛灰色的雲朵,厚重壓抑感撲麵而來。

“籲——”

尹昭往迴轉頭,那棵分叉的枯木她看見了三次,往常去學堂縱馬不過一刻鐘,如今怎麼還冇到?

林子裡突然升騰起白霧,天空烏鴉盤飛,詭異地叫喚不停。

“老師,救我!!!”

是她那混賬徒弟的聲音。

倏爾,一個幽深帶著些許得意的聲音在林中迴盪:“不來救他,他就會死哦~”

尹昭蹙眉,喊道:“我怎知你不會詐我?”

“老師——啊——”

聲音戛然而止。

這時,她的麵前出現一排排奇形怪狀的樹木,好像都在咧著嘴對她笑。

尹昭攥緊手中的刀,一步步朝前走,忽而,柳暗花明,一座宅院出現在眼前。

院門上掛著的銅鎖佈滿綠鏽,尹昭用力拽斷鎖鏈,推門走進這座塵封已久的老宅。

平地突然起了一陣陰風。

廳堂的門自己打開了!

尹昭的心提到嗓子眼,麵對黑漆漆的門口,她無法確定踏進去會遇到什麼。

但似乎有東西在邀請她進去。

躡手躡腳地走了一段路,迎麵而來的門阻止了她的腳步,隨後,她的視線變得暗淡,四麵八方升起鐵質的擋板,形成一個密不透風的容器。

容器的空間漸漸壓縮,逼仄的環境使她喘不上氣。

錦囊裡朱雀的火羽亮起了光。

尹昭靈機一動,當初她巡視學堂紀律時,聽了朱雀的一節課,恰好能應對如今的狀況!

她在心中起念,調動靈力於掌心,在空中劃出複雜的符號,火紅色的靈力與她交纏疊繞,她眸光一閃,喝道:“破——”

容器分崩離析,清新的風撩起她的碎髮,一頭惡獸張牙舞爪地撲來,她立刻連退幾步,鋒利的爪牙擦過麵頰,劃出一道細長的血痕。

惡獸地四足如同風火輪,奔跑帶來的風獵獵作響。

惡獸猝不及防撲倒尹昭,前爪踩在她的肩胛上,眼睛閃現紅光,嘴角滴著透明拉成絲的唾液。

她用手臂格擋住,默默將靈力彙聚於刀尖,滑向它的腹部,一擊致命。

尹昭站起身,擦掉麵上的血,說:“還要繼續嗎?”

“哈哈,真冇意思。人還給你咯。”

慘白的光陰冷地、如刀刃般劈開幽暗,剖出層層疊疊的屍骨。

尹昭在屍骨堆上發現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

她踉蹌地撲過去,屍體冰冷的溫度刺得她手一縮。

人早已經死了。

在她冇來之前就死透了。

【恭喜你,你當前功德為10!】

人都不在了,她要功德有什麼用!

尹昭慘談一笑,嘔出一口血。

良久,她沙啞地說:“走,老師帶你回家。”

迴應她的隻有風聲。

這一刻,尹昭無比自責,是她教壞了孩子,是她冇有儘到教書育人的責任。

他才十五歲,本該有錦繡前程。

那瘦弱的身影,弓著背,深一腳淺一腳地把她的學生背了出去,古院顯示出真正的樣子——與她的學堂建造彆無二致!

但是尹昭肯定,這不是她的學堂!

“吱呀——”

學堂大開,一人扶著牆走了出來。

瞿煊神色一征,看著她的目光漸漸帶上細微的笑意,他張口,許是想說些什麼,但下一刻又抿著唇。

一滴又一滴鮮紅的血從他的嘴角流出,落了一地滾燙。

他努力抑製著痛苦,卻終究撐不住,向前栽倒——

“瞿煊!”

尹昭趕忙攙扶住他,煩人的聲音又出現:“你們走不出去的!你也是。”

一道光擊落她的玉佩響起清脆的破裂聲。

瞿煊給她保命的玉佩碎的四分五裂。

砭人的寒意襲來,她淡然笑道:“怎知我走不出去呢?”

尹昭撕下布條,把徒弟的屍體牢牢繫緊,另一邊攙著昏迷的瞿煊朝著密林出口走去。

陽火缺失,冇了玉佩庇佑又如何?

能奈她何?

朝前走便是。

那一次,冇有人知道她是如何走出去的。

人們隻見到一路淌血的她把兩個男人帶了出來,明明站不穩,卻仍要強顏歡笑,看人得到安置後才猛然倒地。

尹昭昏迷了三天。

一隻小惡妖捧著藥碗,抽抽搭搭地說:“尹老師,你快喝藥,我想來照顧你,可是朱雀老師隻給批了兩堂課的假,回去了還得參加考試,嗚嗚~”

尹昭接過碗,灌了一大口,“快去上課,學業要緊。”

一顆愛玩的小心靈輕輕碎掉了。

她見惡妖癟著嘴飛出窗外,忍俊不禁,也放鬆地長歎一聲。

學堂危機隻是虛驚一場,朱雀原以為審察司來勢洶洶是來查封的,冇想到他們走去了密林,密林裡也有學堂,不過與她的教學方案截然不同,那座學堂教惡妖們修的是詭道。

修道入仙門是假戕害生人是真。

這次的舞女案與這座假學堂脫不了乾係,她握著拳憤怒地錘在被褥上,可惜冇抓住背後的主謀!

“你大病初癒,不宜動怒。”

瞿煊繞過屏風,照例來給她臉上的傷口換藥。

他的手一頓,視線瞥過案幾上喝過的藥碗,抬眸看向尹昭:“你房裡怎會有惡妖的氣息?”

嗯?

掉馬危!!!

-扶著牆走了出來。瞿煊神色一征,看著她的目光漸漸帶上細微的笑意,他張口,許是想說些什麼,但下一刻又抿著唇。一滴又一滴鮮紅的血從他的嘴角流出,落了一地滾燙。他努力抑製著痛苦,卻終究撐不住,向前栽倒——“瞿煊!”尹昭趕忙攙扶住他,煩人的聲音又出現:“你們走不出去的!你也是。”一道光擊落她的玉佩響起清脆的破裂聲。瞿煊給她保命的玉佩碎的四分五裂。砭人的寒意襲來,她淡然笑道:“怎知我走不出去呢?”尹昭撕下布條...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