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流芳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流芳 > 鬱金香的花期 > 開學典禮

開學典禮

你你可不能騙我啊慕然你放心,咋倆誰跟誰。到時候我讓我爸爸找個關係,咋倆還在一個班。秦之瑤~之瑤~(李帆扶著班門框小聲的喊著)你快過來,哄好了嗎,都怨我,瑤瑤李帆啊,咱們三個人裡屬你學習最好,肯定有出息!頭頂的風扇依然在吱吱作響,叮鈴鈴,下課了,老師您辛苦了~揹著淡黃色書包的少女像一股疾風衝出了班級慕然!慕然!你能不能跑慢點,那麼著急乾嘛啊。回去記得給我發微信,記得發微信啊嗯嗯,放心哇,肯定給你發。...-

微風不燥,細雨綿綿。窗邊的一抹陽光打擾了正在酣睡的小女孩。

在廚房忙碌的婦女聒噪地喊道

“然然,然然該起床了。今天可是開學頭一天不能遲到了,快起床。”

“知道了,知道了媽。一會兒李帆過來和我一起走呢!”

她利落地紮了一個高馬尾,淡黃色的髮圈襯得少女的臉頰水潤潤的。糊裡糊塗地洗了臉,對著鏡子傻傻得笑。

“媽,我就吃個麪包就夠了。李帆已經到門口了”

繫著圍裙的女人走到門口,然然過來給李帆也拿個麪包

藍莓口味的夾心麪包從女人的手中飛向門外

“李帆!李帆!我在這,等了我好久吧”

她撕開了麪包的包裝袋,正大口地咀嚼著,你知道就好,我都等了快半個小時!

“嘿嘿,下次一定準時”嚴肅地喊道“我保證”

梧桐樹的兩旁,走著的都是濱城一中來報道新生。歡聲笑語為這蟬鳴伴奏,騎著單車的少年疾馳在馬路上。

一個揹著卡其色帆布書包,手裡拿著咖啡的女孩和另一個名叫白智慧的女生走到了慕然的旁邊

“呦呦呦,小慕然今天起這麼早呢”

慕然憤憤不平道“你不也是,還打扮這麼好看呢”悄悄靠到秦之瑤耳邊“你旁邊這個女孩是誰呀,原來怎麼冇見過啊?”

“介紹一下,這是我的新鄰居白智慧。今年從縣裡考到濱城一中的,特彆厲害!”

站在秦之瑤旁邊的齊劉海女孩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

“你們好,我叫白智慧。很高興認識你們”

慕然和李帆對這個從縣裡考到濱城一中的女孩充滿了敬佩之意

“你好呀,我叫慕然。月下慕影情如醉的“慕”大自然的“然””

指了指正在大口吃麪包的女孩,她叫李帆,我們原來都是一個初中的。

慕然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智慧有我在,冇人敢欺負你”

四個女孩就這樣漫步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中,和煦的微風吹亂了鬢角的髮絲。不遠處就是濱城一中的大門,它是用一塊塊花崗石砌成的,右側的大理石上刻有“濱城一中”四個大字。

警衛室的旁邊有個男人正在打量每一個進去的新生,地中海的髮型和標配的老年衫讓路過的每個新生都忍不住想抬頭仔細凝視一番。

這箇中年男人便是濱城一中高中部的教導主任“樊偉強”

操場上充斥著男男女女嬉笑的聲音,同學們也陸續的找到了自己所在班級的指示牌。

慕然站在實驗班的隊尾

“李帆,你到這裡瞅瞅你和秦之瑤的鄰居在一個班。都在實驗班,李帆暴富了一定不要忘了我啊!”

秦之瑤和她的小鄰居聽見聲音也往這邊走來,實驗班的人大多是不好相處的。秦之瑤嬉皮笑臉地摟住李帆的胳膊撒嬌似的晃來晃去。

“李帆,你也不能忘了我啊!咱們好姐妹有福同享,嘿嘿。”

“秦之瑤,我和你在一個班,李帆和你的鄰居在一個班。實驗班和普班離得也不遠。”

之瑤旁邊的女生扶了扶自己鼻梁上沉重的黑色眼眶,嘴角微微張開

“我放學可以和你們一起回家嗎?”

三人默默對視了一眼“當然可以呀”

慕然揪著秦之瑤的書包帶向不遠處的普班走去。高中部的操場比初中的要大上個一兩倍,一抬頭就能看見西邊的籃球場。高二的學長總是出冇在這裡。

“咱們學校高中部校草“盛南與”你聽說過冇”

慕然搖了搖腦袋湊到她臉旁

“冇有誒,他個子多高啊,皮膚白不白啊?我喜歡白白的”

“你可彆幻想了,傳聞人家可是三千億少女的夢”

“略略略,我還是九億少男的夢呢。”

兩人你一嘴我一嘴地走到了6班,班主任是個年輕漂亮的小姑娘,看樣子也纔剛畢業。穿著一身蹩腳的工作西裝,左手拿著黑色圓珠筆,右手拿著名單。大大的金絲框眼鏡壓在這個年輕老師的小鼻梁上。

“小慕然,咱們班主任感覺和你一樣大呢”

秦之瑤隨著人群往班裡走去

“小老師一看就很溫柔。你不懂,我這是還冇完全長開。”

教室相比初中要大得多,課桌也都是由加厚的塑鋼製成。年輕的班主任拿著小麥克風走上實木的講台。

“大家好,我叫程菲,也是6班的班主任。大家可以叫我小程老師”

手裡拿著的名單裡總共有36個人,她打量著眼前的名字。不知道是男生多還是女生多。

慕然拉著秦之瑤的手一路向靠窗的位置小跑,周圍的同學也紛紛開始挑選自己心儀的座位。

“你快點,我們選個靠窗的位置。一抬頭就能看見海棠花了,我聽上一屆的學姐們說,夏初濱城的海棠花最為好看!”

“慕然你這種訊息倒是靈通得很,可不見你對學校的校草多關心關心呢”

她從書包裡不緊不慢地拿出了個精緻的小日曆擺在書桌上,又從兜裡掏了一顆水果糖扔在了秦之瑤的桌子上。

“給你,糖總能堵住你的嘴巴了吧”

秦之瑤拿著糖衝她笑了笑“好滴,我不說了。我們一會兒下課去操場好不好”

“行行行,一下課就去”

前桌坐了兩個男生,一個留著微分碎蓋穿了個白色短T。另一個則是截然不同的畫風,是寸頭,背影看著桀驁不馴。

坐在外麵的男生,扭過頭,環視四周。向身後的兩個小女孩打了個招呼。

“你們好啊,我叫傅與橦是咱們學校初中升上來的”順勢把旁邊的寸頭男生摟了過來“他是沈修,原來和我一個初中的”

秦之瑤看著白色半袖的男孩兩眼發亮

“我們初中也是濱城一中的,我叫秦之瑤”

她的手在桌子底下戳了戳一直盯著她悄悄笑的慕然

“我叫慕然,也是咱們初中的,和秦之瑤一個班。”

叮鈴鈴~~~~

教室裡的人都結伴成行走向了操場。

傅與橦拉著寸頭男孩的胳膊向秦之瑤她們追了去“你乾嘛啊,拉著我去哪啊”

“你彆管,跟著我就行了”

伸手撓了撓頭“切,神神秘秘的”

慕然走在操場的橡膠跑道上一步三回頭“你回頭快看看,後麵走著的是不是那會兒和咱們打招呼的傅與橦了?”

“咦,好像就是他倆”

她捋了一下額頭旁的碎髮,拉著慕然向籃球場走去。

“小慕然,我今天頭髮亂不亂,這個馬尾紮得行不行啊?”

“行呢,非常非常不錯”小眼珠轉來轉去“這是想給誰看呢”

鳥兒在樹梢鳴叫,兩旁的海棠花開得很耀眼。籃球場擠滿了人不知道在圍觀什麼。朝著籃球場走去的都是高一新生,似乎都很激動。

快看是盛南與和祁牧在打籃球,開學第一天就見到本尊了,啊啊啊好激動!

“秦之瑤,祁牧是誰啊,也是咱們學校的校草嗎?”

“我的小祖宗,這你都冇聽過嗎?祁牧高二的體育生,黑皮180 ”

她不經意地點了點頭“哦哦,這次知道了”

傅與橦拉著沈修快步走到秦之瑤身邊

皮膚白皙的男生遞了瓶水給她“好巧啊,你們這是準備去籃球場看誰啊”

她拿著礦泉水稍稍遲疑了一下“我們就四處走走,看看海棠花”

男生尷尬地點了點頭“奧奧,咱們學校的海棠花就是可好看呢”

沈修無奈地瞅了瞅他這冇出息的兄弟

當四人走到籃球場時,四周都圍滿了人,已經看不到正在打籃球的盛南與。慕然心有不甘地踮起腳尖努力朝上望去,可惜眼前是烏泱泱的人群。

“慕然,這邊這邊,這裡人少能看見”

在這個不起眼的角落裡依稀能看見穿著11號藍白紋球衣的盛南與。男孩在隊伍裡很出眾,其他人都因打籃球曬得黝黑而他的皮膚卻如同裹著一層薄霧的月光。還有左眼角的點痣特彆吸引人的目光。

祁牧從候補台上走了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今年我盛哥依舊那麼迷人啊”

不知什麼時候一拳就重重地打在了旁邊人的胸口上

“上課了,走吧”

兩人並排走出操場立刻就有一大堆女生圍上去遞可樂送吃的。

秦之瑤拽著慕然也朝他們走去

“走唄,咱們也去湊湊熱鬨嘛”

“不要不要,要去你自己一個人去,這麼多人不愁給我擠成紙片人啊!”

“哦莫,冇有考慮到我們慕然155的身高”

秦之瑤捂著嘴儘量讓自己不要笑的太大聲。

-微信,記得發微信啊嗯嗯,放心哇,肯定給你發。我太餓啦~先走一步走吧,秦之瑤。今天咋倆相跟好不好啊okok冇得問題,李帆你東西都收拾好了哇,明天就不來了咱們初中生活到此結束啦!解放咯解放咯(秦之瑤邊走邊喊)秦之瑤你說,我們的高中生活是什麼樣子的啊?會不會遇見特彆的人,會不會有很多新奇的事情發生呢?誰知道呢,要活在當下啊盛夏的風夾帶著少女懵懂的心事,吹的樹葉沙沙作響。種滿梧桐樹的街道伴隨著兩個身穿藍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