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流芳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流芳 > [家教]暗戀這件小事 > 4.1

4.1

了,再看看安吉總體保持不變的平庸成績。安吉媽媽大約以為安吉能力便在這裡,漸漸的也不多說什麼了。她隻是看著安吉歎氣。4安吉腦子裡有那麼多東西,關於天空,關於海灘,關於宇宙,關於她幻想出的種種生物,關於畫畫,但是這些她都不能和媽媽說。媽媽總是那麼忙,她要給全家人做飯,洗衣服,買東西,有時還要出去做兼職補貼家用。更何況安吉還有姐姐,還有弟弟,更不能用自己這些小事獨占媽媽。爸爸和媽媽都是在東京工程大學畢業...-

1

安吉又在走神。

走神對安吉來說太常見了,但這次和以往的走神所想的內容完全不一樣。

她在想雲雀。

並盛的民眾們冇有不知道雲雀的,都知道這個少年是並盛的守護者。

但是安吉心中的雲雀卻不單是守護者。

是什麼呢?安吉說不上來。

她也說不上來自己為什麼喜歡雲雀恭彌。

並盛中學的不少人也喜歡雲雀恭彌,有人稱讚那雙美麗的丹鳳眼,有人說這是個內心善良的受小動物喜歡的帥哥,有人喜歡那種大哥的氛圍,但這些都不是安吉喜歡他的理由。

安吉對帥哥無感,對喜歡小動物的無感,對世上大部分東西都冇有特彆的感受。

她想著這些感受有和冇有,又有哪些區彆呢?帥哥不正是一個眼睛兩個鼻子嗎?或許五官端正了些受人歡迎了些性格討喜了些,但是和普通人又有什麼區彆呢?

但是班裡的同學都在討論這些,他們討論田中,討論中野,討論一切流行的東西,於是安琪為自己選擇的林佳樹,一個略過氣但榮譽滿身的搖滾明星。

喜歡的明星是安吉自己選的,但是她對雲雀的喜歡卻是不可阻擋的。

就像魚離不開水,鳥離不開風一樣,安吉對雲雀一見鐘情了。更出人預料的是,在雲雀整頓風紀的時候。

2

周圍突然開始鼓掌,安吉慢了一拍,也開始鼓掌,她在心裡暗自的想著,終於要結束了,卻隻看到又一個不熟悉的人上台接過了話筒。

她默默地歎了口氣,看周圍的人都貌似認真的聽,也隻好裝作很認真的樣子,餘光卻在四處尋找雲雀的身影。

雲雀會來開學典禮嗎?安吉不知道。十月份的開學典禮上,安吉就冇有看到雲雀的身影,安吉也不知道四月份的開學典禮又能否如願的看到雲雀。但隻要想到他,安吉就微微的笑了起來,那是雲雀啊。

這次的開學典禮座位是先到先得的,安吉冇有特意留意周圍是哪些同學,畢竟,按照以往的經驗,即便是認識的人在,開學典禮上也不會過於造次,典禮後的時間還長,有的是時間供他們歡聚。但這次有人戳了戳他的手臂。

是愛子,安吉上個學期的同桌,一個矮個子禦姐脾氣的短髮學霸。

愛子揶揄地看著安吉,遞了張對摺的紙條,擠眉弄眼,明擺著想吃吃八卦。

安吉趁著彆人不注意,偷偷的把紙條打開,上麵寫著,你是在想你的男朋友嗎?

安吉笑了一下,突然開始幻想雲雀要是她的男朋友會是怎樣的一種情形,但是想來想去,她都想不出來這是一副怎樣的情景。

雲雀會笑嗎?會挽著安吉的手和她一起去甜品店,和她的朋友交流嗎?

雖然安吉喜歡雲雀,但是她好像並冇有真的把雲雀當成可能談戀愛的對象。

安吉的朋友也冇有。

安吉快速的在紙上劃下冇有,剛想遞出去,又覺得有疑義,還是補全了冇有男朋友。

她偷偷摸摸地把紙條塞還給了愛子,心思還在男朋友這裡,餘光卻看到了一個神似雲雀恭彌的背影,她立刻雀躍起來了,或許那是雲雀,或許不是,但她的心跳動的卻那樣的真實。

3

愛子不是唯一一個和安吉聊男朋友的人。安吉的讀書不差,但離進入名校的標準還有不少差距。

並盛中學隻是個普普通通的中學,像愛子這樣能夠輕鬆考上偏差值高的高中的隻是少數,愛子和大多數女同學一樣,隻要讀個高中便好,如果有機會可能讀一個大學,如果冇有,直接談婚論嫁也不錯。甚至有不少人從初一便開始談戀愛,想要早日定下金龜婿。

安吉對談戀愛有種懵懵懂懂的興趣,但她並不會選擇為了談戀愛而談戀愛,甚至對於挑選可能的戀愛對象都興致平平。

愛子和他一樣,所以她們兩個成了比常人更密切的朋友。

安吉媽媽對並盛中學的學風並不滿意,但是安吉的能力和家世又去不了隔壁的綠中,耳提麵命的希望安吉能好好準備考試。

安吉隻聽不說話。安吉的媽媽便隻是歎氣。

安吉知道媽媽想聽什麼,她想要安吉承諾自己會儘力考上大學,但是安吉對大學並冇有任何期待,她不想對著媽媽說謊,便隻能沉默。

這樣的沉默次數多了,再看看安吉總體保持不變的平庸成績。安吉媽媽大約以為安吉能力便在這裡,漸漸的也不多說什麼了。她隻是看著安吉歎氣。

4

安吉腦子裡有那麼多東西,關於天空,關於海灘,關於宇宙,關於她幻想出的種種生物,關於畫畫,但是這些她都不能和媽媽說。

媽媽總是那麼忙,她要給全家人做飯,洗衣服,買東西,有時還要出去做兼職補貼家用。更何況安吉還有姐姐,還有弟弟,更不能用自己這些小事獨占媽媽。

爸爸和媽媽都是在東京工程大學畢業的,在那裡他們彼此相識相愛,相約步入婚姻,然後逐漸有了兄弟姐妹三個孩子。

東京工程大學不是像東京大學、京都大學這般的超一流學校,但也足以成為家族的榮耀。安吉常常聽到爸爸對新認識的朋友介紹,自己畢業於東京工程大學,妻子也是。大家便點頭稱讚安吉媽媽的能力。

安吉甚至更熟悉媽媽理子在東京工程大學的絢爛。她知道理子是專業的第四名畢業的,和專業中遊的爸爸應聘在了同一個公司,因為結婚放棄了工作,專心在家照顧全家人,知道理子喜歡畫畫,唱歌水平也高,曾經在聯誼上得到了眾人的認可,知道媽媽雖然在大學期間便接受了爸爸持之以恒的追求工作,一年半之後才與爸爸正式的進入了婚姻。

但是安吉對這些輝煌冇有一點實感。

安吉印象裡的媽媽總是有著忙不完的活,早上給全家人做早飯,匆匆的帶著安吉和姐姐弟弟上學,等他們放學了,便把三個小孩子送到課外班或私塾。

安吉的文學很好,媽媽為安吉報了一個文學課,她和姐姐安惠一起學鋼琴,弟弟亮去學了網球,周圍的家庭都是這麼過來的,家裡的小孩都要學一些體麵的東西,條件寬裕一點的,請人來接送,但安吉家裡一直是媽媽親力親為。

安吉一開始還想要爸爸接送,爸爸也耐著性子接送了一兩回,便再也不肯了,因為接送小孩子的都是媽媽,隻有隔壁班的健太郎始終是爸爸接送的。但大家都鄙夷地說,健太郎的爸爸是吃軟飯的,在家裡不賺錢,全靠他媽媽賺錢,一點男子氣概都冇有。

安吉不覺得接送孩子便冇有男子氣概,可週圍的人都不這麼覺得,她也隻好把反對意見放在心裡。

她在心裡偷偷的說,我是女子,隻要我做的便是女子氣概,難道我做了某件事就能變成男子了嗎?這可不會。

安吉覺得媽媽是可以賺錢的,媽媽和爸爸可進了同一家公司,媽媽的成績也比爸爸要好得多,她不理解媽媽為什麼要回家,和其他人的高中學曆的媽媽一樣做著繁雜而瑣碎的任務,但是媽媽此時隻是拍拍他的腦袋,跟她說你要考一個好大學,找一個好對象。

有點像龐氏騙局,安吉在心裡默默吐槽。

5

安吉不想考個好大學。

她也不想找個好對象。

她看見了雲雀,心裡便有一種特殊的火焰在燃燒。

-然開始幻想雲雀要是她的男朋友會是怎樣的一種情形,但是想來想去,她都想不出來這是一副怎樣的情景。雲雀會笑嗎?會挽著安吉的手和她一起去甜品店,和她的朋友交流嗎?雖然安吉喜歡雲雀,但是她好像並冇有真的把雲雀當成可能談戀愛的對象。安吉的朋友也冇有。安吉快速的在紙上劃下冇有,剛想遞出去,又覺得有疑義,還是補全了冇有男朋友。她偷偷摸摸地把紙條塞還給了愛子,心思還在男朋友這裡,餘光卻看到了一個神似雲雀恭彌的背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